打卡 | 管理鐵律:高層唱白臉,中層扮黑臉

●●●

曾仕強教授曾說過:“中層領導的一大職責,就是配合老板管理員工。”而管理就要有人做壞人,沒人做壞人,企業基本的秩序和效率都無法得到保證,所以企業要想做好就要懂得將‘黑白臉’的管理哲學用到工作上,老板唱“白臉”,而中層則要扮“黑臉”。“黑白臉”看似是在玩弄政治把戲,其實恰恰是講“規則”的表現。

中層干部是夾心餅干,上面壓,下面(反)彈,相當難坐穩、坐好。有些人在基層的位置上業務與專業搞得好,被火線提拔,上來之后有些暈,角色沒擺正,還把自己當基層,走了很多彎路。在此拋磚引玉地寫幾條,希望對做管理者的尤其是中層的有些啟發。

第一條,就是中層要做壞人,要讓上面做好人。為什么呢?試看如下場景:

1)有干部開完會,回去傳達公司削減成本的政策,他說:“兄弟們,公司要削減成本,部門活動經費取消了,其實這個活動經費額也不大,削減吧,也不見得能替公司省多少,我爭取了好幾次,上面不同意,同志們,干活吧……”

2)有干部回來說:“兄弟們,我們的q項目要6個月完成,我一直堅持說6個月完不成,我們討論得都是7個月完成,上面非說市場壓力大,要加緊,他們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也不想想兄弟們的死活……

可以一直舉出幾十個管理中這樣的常見場景,在這些場景中,中層都把自己當做好人,而把上面當做壞人。這樣做有三大弊病:

1)基層聽到了組織中兩種不同的聲音,所以執行力一定大打折扣;

2)高層是組織文化的代表,應是好人;這樣做,破壞了組織文化;

3)中層沒有承擔起自己的責任,否則我們要中層干什么呢?高層直接將政策與目標給基層不就完了嗎?中層這樣做,實際上顯示了一個組織的中層缺位,因為中層將自己變成了基層。

中層為什么要做壞人?因為其有責任,是中層這個角色賦予的責任。

首先是政策與目標解釋責任,上司說要拿下“500萬”這個目標,你說只能拿下“450萬”,可不可以?當然可以,但是只能在高層那兒說,而不能在基層那兒說。

在高層那兒,你可以向上反映解釋為什么只能拿下450而不是500的理由與證據(只能建設性說不能對抗性與牢騷性說,有時甚至只能私下說不能公開說),以期說服上司更改決策;一旦你完全表達了不同意見,最終上司決策仍是“500”,你就必須執行。執行是什么?執行的第一條就是解釋,將決策合理化。所以,你回去后好好對部屬解釋我們為什么要做“500”,如何才能做到500?

但有些干部不夠有膽,不敢當面說,不敢在會議上說,不敢在政策沒出臺前說,等到已經定論了,抱著一腔不滿背后亂說,對著自己的部屬說,儼然自己與兄弟們站在一個戰壕里,自己是為民請愿者,這種管理者真該揍屁股,完全不像個管理者,潛意識里還是把自己當基層看。

有人有疑問,我為什么要做壞人?干那種得罪人的事?其實要當管理者就必須得罪人,不得罪人只能做一個專家,一個技術人才,天底下你找不到任何一個優秀的領導人不得罪人的,一個也沒有。所以,易中天在《品人錄》中說:“專家”要不為“貴族”要不就為“流氓”打工,因為只有“貴族”與“流氓”能做到高層。

有人還有疑問,我如果做壞人,那怎么帶領手下? 這個問題問得好!向下溝通的精髓是“向下溝通要有情,助他成功”,所以,“嚴格要求”之處,一定要“有情待人”,對部屬的有情是什么?是替他考慮他的未來發展,是培養他栽培他,而不是讓他閑著沒事干,那是害死他。

因此,做壞人的含義是接住上面交來的責任,不能將責任反推給上面,所以只能嚴格要求部屬;如果自己的某個部屬被上司罵了,說明你的上司當了壞人。你就要小心,為什么你逼使你的上司當壞人呢?記住:他是迫不得已當壞人的。當他當了壞人后,心中一定有些忿,怎么請了這么個不中用的、不能讓我省心的中層呢?

那有人說,我這么倒霉,高層就不能當一把壞人嗎?其實,組織中一定有人當壞人,不是中層,就是高層,但高層的角色就是當好人,如果要當壞人,那他主動愿意也可以。唐僧的上司觀音姐姐出面替唐僧殺孫悟空的銳氣給他戴緊箍咒,不就是當壞人嗎?所以,當高層要替中層撐腰,支持中層的時候,他就會出來當壞人。管理是變動的,隨情境變動,才是管理之道。

上面是中層替上司背責任的情況,還有一種情況,是中層替基層(部屬)背責任的,也是當壞人。如:上司批評一個事做得不好,你明知是你的某個部屬的責任,你并沒有說“都是誰誰誰,怎么樣怎么樣”,你仍然說:“這是我的錯,馬上改。”這種“責任到此為止”為“壞人”態度想必是令上司高興,令組織欣慰的。

只要坐上中層交椅,就要抱定決心做壞人,對組織上來說,這是角色的要求;對自己來說,是吃小虧,未來占大便宜的事,何樂而不為?

(整理:管理智慧)

●●●

曾道人特码诗2019 即时比分球探网手机版 恒发彩票官方网站 二八杠技巧口诀 买足球稳赚不赔的方法 时时十大信誉的平台 天津时时彩 江西11选五预测软件 网上玩龙虎怎么看路子 重庆时时龙虎和走势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